预定存文处……如果不会被删的话
CP大概是FGO→广义枪弓
JOJO→DJ CJ KJ
DRRR→静临
神夏→福华

善用归档里的TAG看文

偶然点开归档发现自从复健以来变成了月更党……怎么这样!我以前明明是勤奋的日更党的!我堕落了!我错了!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我老了!


然后该咋样还咋样吧(抠鼻)

【C影弓】造梦

大概是樱实装了4个而影弓永远没影的怨念爆发产物。

(虽然樱的立绘和强度各种emmmmmm)

其实是想写欢乐小段子的我怎么控制不住我的手

文中的咕哒夫是秩序善良但我迦勒底的咕哒子绝对是混沌邪恶

一发完结,顺便这篇设定影弓的性格不像TV版,是完全反转的忠于自我派

标题意为我在梦中有了影弓(暴风哭泣)


“诶?”

意料外的事情让藤丸立香小小地发出了疑惑的叹音。


闲来无事加上突发奇想,迦勒底的御主决定清点一下保管室里的材料。这一清点就意外地发现,圣杯好像……少了一个?


这算是可大可小的事态。往大了说的话,如果有居心不良的人偷走圣杯,那可能...

【枪/术/狂弓】幸与不幸的守护者(3)

摸鱼后连发第二弹


前篇:1 2


放归幼犬的行为变得超出想象的困难。本来计划于幼犬伤愈以后立刻放它走的决定,无声无息地就被幼犬飞快得变得黏人而打乱。

将一只全身心表达着亲昵与好感的动物强硬地打发走似乎并没有什么必要。艾米亚拒绝认同这其中有自己的喜好问题,只是觉得这森林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因此粗暴的驱赶幼犬离开也不是不得不为之的行为。

但这并不能说服艾米亚让它留下来。

让它留在自己身边有什么好处吗?并不会有,因为自己是这样一无所有的空想家。

当这森林五十年的囚禁结束,艾米亚就会离开这里,继续他那无人理解、没人喝彩的事业。这是不会有疑问的决定。

那样的生活,和它在一...

【广义枪弓】烬(4~5)

摸鱼之后两连发之一!

(虽然觉得并没有人在看啦……)

1~3


4.


在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高楼大厦的环抱之中,坐落于此的酒吧“卡梅洛特”如同错落时空的旧日城堡一般醒目。

只是与它白壁之城的名号不同,这家酒吧是漆黑的。Emiya问过此间的主人卑王,为何这样的外观却叫如此的名字,可金发的少女只是嗤笑着没有回答。

顾客进入酒吧的入口是正面厚重恢弘的双开大门,只有员工知道的入口却相当之多,并且隐藏的非常巧妙。Emiya也问过卑王其中的原因,当然也没得到过答案。

在更衣室里把校服换成酒保服后,Emiya走进尚未开始营业的工作区。吧台后面站着一个长发的男人,正在擦着玻璃杯。看到...

【广义木仓弓】烬 (1~3)

大概是正装礼装馋出来的黑帮脑洞。

这么晚才撸出来是因为WPS云文档爆炸了啊啊啊害得我重写了3遍!

总之现代AU,CP C影弓  枪弓  狂王黑弓

兄弟设定,有年龄操作。

名字方面,弓家这边是Alter, Archer,Emiya 这样,枪家是直接按职介

以上!


(P.S. 总之又挖坑了,今天我的月球表面依然坑坑洼洼)


1.

“这次的三方会谈,你家里人还是不能来吗?”摘下眼镜,蓝发的男人把目光从手中的请假条移向有些不安地站在办公桌后面的少年。

“唔……我家里也就只有一个哥哥嘛,而且他因为工作基本上管不了我,所以啦……反正...

【枪弓】夏

现代AU

对没有枪弓泳装而产生的怨念短篇

梅芙出没

虽然是枪弓,但弓结尾才出现

以上 


夏天,大海,沙滩,阳光。

充满夏日魅力的要素,再加上到处都是穿着泳装的美女,对于男性来说,可谓是天堂一般的地方。从实际上来说,也的确是天堂一般的地方。

不过截止到昨天而已。

库丘林坐在沙滩上支起的阳伞下,半死不活地叹着气。

“前辈,你渴了吧?补充点水分吧。”社团的后辈迪卢木多贴心地递过来一瓶冰凉的饮料。

“哦,多谢。”库丘林接过饮料,叹着气拧开喝了一口。“啧,真想喝啤酒。话说回来,你怎么不去游泳啊。”

“那个……芬恩前辈说,我还是照顾一下库丘林前辈比较好。”迪卢木...

【枪/术/狂弓】幸与不幸的守护者(2)

估算了一下剧情,好像上下两篇写不完……就把下改成2了【】

前篇:1


若是故事就此结束,那也不失为一个童话般的圆满结局。只是这位守护者充满幸与不幸的人生,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地落下帷幕。


林中的花朵开了又谢,果实一茬一茬地渐次成熟坠落,银白的雪花消失在开始散发春意的空气中时,德鲁伊在一个清晨向半精灵作了告别。

与库共度的时间只有堪堪一年,可他已如渗入海绵的水一般渗入了艾米亚的生命。听闻德鲁伊要离去,艾米亚的脑中瞬间融化成了空白。

是啊,初见时他便说过,他要的是一时的休憩,从未说过要永远的留下来。

这里,又有什么值得他留下来呢?艾米亚惶惶地想着,但什么也想不出来。

艾米亚...

噫!好!!我中了!!!
酝酿一下开狂王弓的坑还愿!

【枪弓/C影弓】逢魔(4)

现代AU妖怪PARO

前文这里:1  2  3


Lancer睁开眼,咕哝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虽然天色还很早的样子,但他一点都不困了。魔术人形基本依靠附着在它之上的灵体提供的魔力驱动,对睡眠和进食的需求只是为了模拟正常人体的生命体征。因此Lancer只睡了两个多小时,精神倒是挺足。

口无遮拦的结果就是,大半夜的,Lancer被面无表情的Archer毫不留情地赶到了院子里,虽然对方怕吵到其他人,所用的武器只是扫帚。但Archer沉默无言地抄起扫帚像赶狗一样,直接往人脸上招呼的行为还是把Lancer搞的足够狼狈。不甘心地在院子里呆了一会儿,Lancer...

【枪/术/狂弓】幸与不幸的守护者(1)

(?)库丘林X半精灵茶 的AU

写明就剧透了所以……

只是个突发奇想的口胡脑洞


来说个故事吧。

这是一个充满幸与不幸的,关于某个人的故事。说是人并不准确,因为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半精灵。

看呀,他人生的不幸从出生就开始了。

精灵是极度傲慢与排外的生物,混血的精灵在他们眼中连渣滓都不如;更不幸的是,他的精灵血统来自黑暗精灵;只在黑夜中出没的族群排斥无法视黑夜为白昼的后裔,恐惧着一切黑暗生物的人类也不愿意接收这么一个不祥的孩子。

所以刚刚出生,他就被遗弃在城镇之外的森林,等待着死亡的命运。

但是,他又是幸运的。一个身心俱疲的游侠捡到了他,让他的生命不至于消逝在某...

1/10